• 纪念日

    2011-05-27

   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日子。

    曜曜儿子三十九个月了。

    我开始了人生中第一个诉讼程序。

    抚州又一次站在了令人瞩目的风口浪尖。

    小时候最喜欢记一些自认为很重要的日子,在心里暗示自己要将某一时刻永远铭记于心。但是,在那么一天,和一个许久不见的高中闺蜜回忆过去的时候,她说:“我还记得那个高考前的下午,我们坐在教室里,你对我说,我会永远记住今天这个时候。” 我看着她,搜肠刮肚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个值得铭记的时刻,只能假装了然的神情微笑着,再也找不出话来继续下去。我非常怅惘,辜负了她的那番友情。没有刻意地淡漠和遗忘,只有时光悄悄磨平相互交汇的轨迹。

    还是要时时“念”在心里,才能“记”得牢固。

  • 樱花时节

    2011-03-30

    从来没有在昏黄的灯光下欣赏过樱花,相比日间的人潮汹涌,似乎冷清的气氛更适合去参悟这脆弱单薄的美。那仿佛一眨眼间即将凋零的花瓣,却带着少女般红润脸颊的颜色,在初春的阳光里,微微刺骨的寒风中枝头晃动,荡漾着一丝一丝的凄美意味。明明是充满希望的春之美艳,反而透出绝望的意味,这大概就是日本文化的一个体现吧。美则美矣,还是太短暂,但是唯有短暂越发显得美的惊心,有什么东西可以朝朝暮暮地一直美下去呢?

    曾经在另一个地方见过重瓣的樱花,层层叠叠的花瓣簇拥着,绿色的树叶争先恐后地在花朵间舒展,有着娇媚的热闹和喜悦的俗气,是完全不同的感受。就连微风拂过花瓣吹落时也似翩翩蝴蝶起舞,在略微潮湿的空气里混合淡淡的青草气息,那是对红尘烟火的憧憬,也是跳脱出山水意境的入世俗恋。

  • 约束的美

    2011-03-28

    这两天翻张爱玲的书,有一篇《中国人的宗教》,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:

    受过教育的中国人认为人一年年地活下去,并不走到哪里去;人类一代一代下去,也并不走到哪里去。那么活着有什么意义呢?不管有意义没有,反正是活着的。我们怎样处置自己,并没有多大的关系,但是活得好一点是快乐的,所以为了自己的享受,还是守规矩的好。在那之外,就小心地留下了空白——并非懵腾地骚动着神秘的可能性的白雾,而是一切思想悬崖勒马的绝对停止,有如中国画上部严厉的空白——不可少的空白,没有它,图画便失去了均衡。不论在艺术里还是人生里,最难得的就是知道什么时候应当歇手。中国人最引以自傲的就是这种约束的美。

    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而言,在我们所受的教育中,已经不再绝对停止思想的骚动和奔腾,但是留白的美感如此地不可或缺,以至于即使我们沉浸在淋漓尽致的快乐之中,却仍然无法摆脱精神本源对自我的嘲讽与不屑。这种对约束的美的虔诚让我们审视和批判自己与他人的行为方式,用一种复杂和不纯粹的情感,用一种隐忍约束的审美。它们在最不可思议却也最合适的时间突然跳出来,熄灭你兴奋的一腔热血,让你回归到一如既往平凡的轨道中。我无法说服自己去国外游学,代价是放弃一切让父母为我举债,即使这曾是我青春时代最向往的经历;我也不能自私地每个假期去到名山大川游历,我怎么忽略父母那期盼我回家的眼光;我更加不可以异想天开改变我的职业,因为这可能会损害目前生活的稳定和安宁,间接地伤害后一代的成长空间。。。所以当你有所成就的时候,一定要谦虚谨慎;当你欣喜若狂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分寸稍纵即止;当你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,一定要妥善考虑多方的承受能力。。。如此它们才会在暗中频频赞许,你才能安之若素地,心怀坦然地进入梦乡。

    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约束的审美中挣扎,我也注定这一辈子都无法酣畅淋漓无所顾忌地生活,我能做的是不断地剖析和认清楚自己的本我,然后再静静地依照本心细水长流地走过人生的每一个历程。

  • back to BUS

    2011-02-25

    忽然想起我在这儿还有一亩三分地,荒芜很久了。

    我选择失语,如此我可以平顺地渡过生命中的低潮时期,不作无谓的抱怨,不要痛苦的呻吟,不让压力的发泄伤害我最亲近的人。如今生活重回平稳的轨道,是时候开始胡言乱语了。

    亲爱的大巴,我回来了。

  • 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

    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

    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

    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    从明天起,和每一个亲人通信

   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

   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

   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

   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

    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

   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

   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

   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

    我也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自海子 ——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